鈴蘭花下

晨昀和筱琪這兩個女孩子從唸幼稚園就很要好,一個是流著鼻涕、頭髮剪短短的野丫頭,一個是抱著童話故事書、長髮飄逸的小公主。

「琪琪看──!死掉的蛾──!」

「噫噫噫噫……!」

她們上了同一所小學,雖然不同班。

「是誰惹琪琪哭!是妳嗎!王八蛋──!」

「妳不要欺負女生啦……!」

也上了同一所國中,還是不同班。

「你幹嘛拒絕她啊!男生了不起嗎!王八蛋──!」

「也不要欺負男生啦……!」

雖然因為成績差而分別考上私立高職和公立高中,仍然很常在放學後碰面。

「二年十班的邱賤貨!排擠人很厲害嘛,很會嘛!她媽的給我打!王八蛋──!」

「別跑到人家學校來打架啦……!」

後來一個高職肄業開始接觸社會,一個考上大學繼續唸書,乍看之下分道揚鑣,但只要筱琪一通電話,馬上就能招來一輛載滿女工的小發財。

「阿姊拍謝啦!給西備好,等下那個渣男……就那台!砸給它停啦王八蛋──!」

「欸那個……下手輕一點……好歹他是我指導教授……」

「幹!拖出來!指導教授是吧!誰準你指導女生的身體?幹你娘!懶叫癢是不是啦!鉗仔來!留哪顆自己說!」

「不要整顆夾爆啦……開個洞就好了吧……」

當兩人都在職場穩定下來時,也各自找到了好對象,選在同一天舉行結婚典禮。

「琪欸,如果那個勇哥敢負妳,跟我說,一定讓他生不如死!」

「妳喔,要當新娘子了,不可以這麼粗魯唷!啊,我包包掉了,幫我撿……」

「喂,妳試穿婚紗幹啥帶螺賴把?」

「沒、沒有啦!想說要是阿碩對妳不好……開個洞什麼的……」

二十六歲的雙重婚禮順利落幕,兩對夫妻合住在一棟三層透天厝,過起幸福美滿的生活──直到她們發現彼此的丈夫搞在一塊。

「晨……晨昀……妳先冷靜……」

「筱琪……妳們不是去看電影……」

兩個全裸大男人,一個老漢一個車,客廳電視上還放著咚滋咚滋的猛男秀影片──罪證確鑿,已經不需要辯解了。只能說幸好筱琪暈倒的速度比晨昀抄給西還快,不然地板上又要多兩顆蛋蛋。

「懶叫收起來,給我滾出去!一輩子都別回來啦!」

晨昀氣呼呼地把來不及穿衣服的老公和好友老公一併趕跑,關上電視熄了燈,就把暈倒在懷裡的筱琪抱上二樓。她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會被其他男人插屁屁就一陣反感,於是避開夫妻倆的二樓房間,選擇筱琪夫妻使用的三樓房間,到達目的地後先把筱琪放到床上,然後下樓去找出鈑手和螺絲起子以備不時之需。等到她回房時,筱琪已經坐在床邊了。

「啊妳醒這麼快喔?要不要喝水?」

「好哦,我要。」

其實筱琪並沒有真的震驚到暈過去,只是這麼一來就能讓晨昀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,不至於一暴走又拆下男人的蛋蛋。她接過晨昀遞來的水杯,心中雖然在翻騰,看身旁那張臉氣到好像隨時會拆蛋,決定先安撫她再說。

「晨昀,妳還好嗎?」

「這種情況不可能會好吧!」

「也是……」

「他可是我選的男人欸!這種情況好歹該是他幹別人才對吧!」

「咦?只要角色對調過來就好嗎?」

「不是啦!就多這一股氣嘛!氣上加氣,煩死啦!」

聽晨昀這麼說,筱琪也莫名其妙鬆了一口氣。雖然她無法原諒老公婚後沒多久就劈腿,至少一號感覺還像個男人,零號就太曖昧了,也難怪平常就男孩子氣的晨昀會特別生氣。她摸了摸晨昀的背,把自己喝了兩口的水遞過去,晨昀接過水咕嚕幾聲就全部吞光。

「媽的!果然還是該教訓他們!氣不過啊啊啊!」

「好啦,妳冷靜,多晚了別用叫的。」

「妳都不生氣嗎!」

「當然氣啊……可是事情都發生了,意氣用事只會更糟糕,所以我們冷靜下來想想看有什麼辦法吧。」

說是這麼說,筱琪腦子也是一團亂糟糟,畢竟在這之前根本就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。她只有在安撫晨昀時會忘記這點,一旦陷入思索,就會像晨昀一樣給諸多負面情緒綁架。所以這番話表面上是勸阻晨昀,其實她根本不打算冷靜。

不如說──還因為這天外飛來的主導權落在女生這邊、特別又是在她手中,而感到興奮莫名。

筱琪搓了搓手心,眼神瞄向半開的窗戶。晨昀氣歸氣,看到她的動作馬上就拿來包包,翻出自己的潛水布手套給她戴,然後起身把吹著寒風的窗戶叩地一聲關上,回來時還站在她前面盤手皺眉,思量一番後又跑到衣櫃去給她追加一件薄外套。

「還會不會冷?」

看到晨昀直接用那張生氣的臉關心她,筱琪覺得還真有趣,但是若再包上去大概就要中暑了,她才不想當一個在寒流天中暑的笨蛋。筱琪隔著手套握住晨昀那雙又粗又結繭、但還像是個女生的手,也不知道有沒暖過去,搓著搓著就朝那張氣呼呼的臉揚起微笑。

「開始暖了,謝謝妳哦。」

「喔!」

「別繃著臉嘛,笑一個?」

「我老公才剛被妳老公督屁股,笑不出來好嗎。」

「可是……這裡只有妳和我,妳擺臭臉也嚇不到他們喔。還是說妳其實想嚇我?」

「怎麼可能啊!」

「那就笑一個吧。」

晨昀無言看著一臉不曉得在開什麼心的筱琪,猜不透那雙大眼睛後頭的想法,但也無法立刻擺脫憤怒情緒,折衷的辦法就是姑且讓臉部肌肉放鬆下來。

「好乖、好乖!」

筱琪笑吟吟地對那隻暖起來的手掌搓呀搓,趁著故作鎮靜的閨蜜再次沈不住氣以前,先用溫柔的聲線說道:

「我有一個可以報復臭男人、又不會流血的好辦法哦!」

「真的嗎!」

晨昀眼睛都亮了起來,一團亂的情緒頓時有了出口。她帶著少許怒氣與更多的雀躍急著問道:

「啥辦法快說來聽聽!」

「嗯哼!那就是──」

「是什麼妳快說啊!」

「那就是我們也來發生關係,讓他們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!」

這番話讓期待聽到鈑手以下、拳頭以上武力制裁的晨昀傻住,和溫吞笑著的筱琪大眼瞪小眼,幾秒鐘後才回過神來、挑起眉尖確認道:

「妳說……」

「我們來滾床!」

「意思是……」

「蓋棉被純愛愛!」

「可是我們……」

「都是女生,就不必擔心會搞出人命呀!雖然我不介意晨昀懷我的孩子。」

「不,等等……讓我思考一下……」

「好哦那我先去準備!」

「啊……」

不待晨昀反應過來,筱琪就自個兒興致勃勃地哼起歌、翻箱倒櫃找出特藏的香氛蠟燭與陪襯用的小蠟燭,接著將它們排列在櫃子與桌面上。她的舉止看起來就和平常一樣少根筋但符合條理,神色也沒有不自然之處,僅僅是發出聲音、做出動作,都能營造出令晨昀感到十分愜意的氛圍。晨昀從逐一亮起的燭光中察覺到,自己這麼多年來守護的就是這種感覺。

這個女孩子明明遭到老公背叛,卻還是在好友面前強顏歡笑,試著用有點奇怪、但說實話不會讓她感到討厭的方式來轉移注意力。而這個轉移注意力的方式,既能讓受傷的兩人一同進行,理論上也會感到快樂,對於老公們的出軌行為也算是漂亮的針鋒相對(?),最重要的是,這是腦袋比較聰明的筱琪提出來的辦法。這麼想的話,感覺就沒什麼疙瘩了。

況且工廠的阿姊曾經教過她:理論沒有問題,只管前進就行──長輩的教誨結合好友的智慧,更加堅定了晨昀想保護好友的決心,拳頭隨之熱血地握緊。

「琪琪!」

「我在。」

「剩下我來弄,妳乖乖躺好!」

「那就麻煩妳囉。呼嗚──」

上、鉤、了──筱琪溫吞的笑意就快要壓制不住高高揚起的嘴角,於是假裝傻呼呼地轉個圈、避開晨昀的目光來到床邊。當軟綿綿的大枕頭一口吃掉努力憋笑的臉蛋時,她終於忍不住對著枕頭發出咯咯笑聲。

明明兩人從小到大都在一起,將她當成公主伺候的騎士小姐總是欠缺自覺,她都不曉得該說晨昀是呆還是笨了。雖然公主終究是要嫁出去的,但是從來沒有一本故事書說公主不準和騎士小姐牽手親嘴嘴,所以她經常為兩人相處的時間增添情趣,無奈至今為止都還沒被腦袋不靈光的騎士小姐給察覺到。電影院攻略法沒辦法達成固然可惜,老公的意外之舉倒是給了她極佳的機會。

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皆具,只要壞心眼的公主稍微誘導一下,呆頭呆腦的騎士小姐就會乖乖為了她做出美麗的奉獻啦!

「嗚嘻嘻嘻嘻!」

就在壞公主邊發出邪笑邊踢著小腿的時候,房燈暗了下來,散佈在房內四處的點點燭光搖曳著動人的身影,床舖漸漸被鈴蘭香氣所覆蓋。筱琪停下了動作,側身望看一片片橙黃色的溫柔光芒,視線來到她的騎士小姐身上──

「嘶嗚!好冷、好冷!我先進被子喔!」

──算了,就假裝騎士小姐說過很帥氣的台詞吧!

「呼呵呵!」

筱琪對著鼓起來的被子發出滿足的笑聲,隨後也躲了進去,抱住抖個不停的晨昀、兩人一起加速暖和被窩。

好友的心跳透過渾圓隆起的胸部傳達過來時,滿腔熱血給寒流凍得差不多的晨昀忽然感到彆扭,不禁在意起和自己這塊洗衣板玩起板塊運動的巨乳。

「妳……妳別一直壓過來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胸部啦!胸部!」

「幹嘛在意那個,都看過好幾次了吧?」

「現在情況不同嘛!」

說得也是,這種時候應該要有和最好的閨蜜做愛前的緊張刺激感才對。可是對於一直以來都試著釣晨昀上鉤的筱琪來說,諸如此類的情境已經想像很多次了,也就不像晨昀表現得那麼真實。

一想到晨昀平時恰北北的模樣,令人心癢癢的反差感全都湧現出來,筱琪忍不住抱得更緊、將她逗得更加不知所措。

「就叫妳別壓……也別蹭!」

「有什麼關係,待會就要愛愛了耶!倒是妳,一點都沒長大。」

「我又沒差!」

「反正待會妳就多吸一點,看能不能把我的份吸過去吧!」

「不需要!」

被窩漸漸暖和起來,此時被筱琪接連開黃腔的晨昀已經心跳加速到快爆炸了。她從工廠學來的粗俗話實在不適合對筱琪說,筱琪卻可以自然說出一堆旁敲側擊式的曖昧話來逗弄她,果然有唸書有差啊。現在不單是面紅耳赤到極點,連本來握在手中的主導權都搶了過去。

蘊釀得差不多了,筱琪便放開晨昀那副抱起來很有安全感的身體,戳戳她的肩膀,兩人一同探出被窩,沐浴在燭光與香氛下。筱琪對著晨昀慵懶一笑,指了指自己那對塗著潤唇膏的粉色嘴唇。晨昀嚥下口水,點了點頭,卻一直沒有湊過來。兩人互視了十來秒,直到筱琪一邊眉毛壓沈下來。

「發呆哦?」

「欸?不,妳沒閉眼睛啊……」

「我就是要看著妳呀,不然幹嘛不躲在被窩裡親。」

「看、看過好幾次了吧……」

「情況不同呀!」

似曾相識的對話模式讓晨昀歪了歪頭,筱琪看她慢吞吞,於是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,主動吻過去。

兩對嘴唇相合的瞬間,儘管晨昀多少做了些心理準備,仍然驚訝得睜大雙眼。筱琪則是回到慵懶的眼神,朝閨蜜那對塗著便宜護唇膏的微乾嘴唇輕輕壓了幾下,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唇間。在筱琪的近距離凝視下,晨昀的嘴唇很快就放棄死守到底的堅持,向不斷叩著門的舌尖開門投降。

「啾嗯、啾、啾嚕、嗯……嘶嚕、嗯嚕!」

「嗚……!」

膽怯地與筱琪交纏到一半的舌頭忽然被濕潤地吸含住,晨昀眉頭瞬間皺起,身體也抖了一下。筱琪拉住晨昀的左手來到自己腰上,自己也摸向晨昀的背,兩人互相撫摸彼此,而含舌吸吮的動作持續了快十秒鐘才鬆開。

「呼……」

筱琪微啟的水亮粉唇牽著銀唾稍稍退開,舌頭停在唇間,對著晨昀做出由下往上的舔舐動作。晨昀的嘴唇一靠近,她就伸長了舔到一半的舌,換讓晨昀吸含她。

「嘶嚕!滋!滋嚕!」

「嗯……!」

晨昀雖然是有樣學樣,動作卻粗暴得多,筱琪很快就適應並喜歡上給她吮舌,可惜的是沒多久就停了。雙頰泛紅的筱琪再次對她舔舌,慵懶的目光帶著曖昧的色氣,讓晨昀看得有點亢奮,再次依樣畫葫蘆。這回吮完馬上就接著一陣雜亂的纏鬥,兩人不斷用舌尖舔著彼此,抱著對方的手隨之壓緊。

吻到連晨昀也開始進入狀況了,筱琪才主動停止一直佔上風的接吻,用掌心蹭了蹭晨昀的背,示意寬衣。晨昀大剌剌地脫掉衣服時,她就在一旁看著,看晨昀富有肌肉線條的健康身體在燭光照耀下曝露於冷空氣中,昏暗的光線使那身粗糙的肌膚看似平滑許多,微微隆起的雙乳上,黝黑的乳頭有如栗子般又圓又挺,乳暈只比這粒飽滿的果實要大一點點。

「妳是跟人家親到興奮,還是冷到激凸呀?」

「我、我阿災……啊妳不脫喔?」

「不要用問題回答問題。告訴我,妳是興奮還是冷?」

「這……都有吧……興奮多一點……」

筱琪嘴角開心地彎起,朝晨昀勾了勾手指,要她來脫了她的衣。當晨昀異常緊張地退下她的薄外套時,筱琪就將掌心貼到晨昀左臂二頭肌上,輕柔撫摸著。等到裡外兩件衣服都脫了,香檳色的胸罩托著一對碩大的美乳映入對方眼簾,筱琪就摸向晨昀的胸口,在解開胸罩的同時輕觸那顆大而挺的乳頭。乳頭被撫弄的晨昀顫抖著雙手暫停動作。

「妳真的很……很大……」

「F罩杯當然大吧。」

「不是啦……!我是想說大膽……」

「妳再不脫快點,我會變得更色哦。」

「好、好啦!」

對筱琪的魅力沒什麼抵抗力的晨昀做了趟深呼吸,就在乳頭不斷被她搔著玩的狀態下脫去香檳色胸罩。給胸罩集中托高的雪白巨乳頓時沈重地垂放下來,掌心大小的淡咖啡色乳暈毫無保留地呈現在晨昀眼裡,小豆狀乳頭已非平常穿脫內衣時的扁平樣,而是像小姆指指尖般脹起。

「琪琪……妳也是因為興奮嗎?」

「是哦。妳看……」

筱琪右手停在晨昀的左乳頭旁,用左手拱起柔軟的雙乳,示意要晨昀也來呵護她。晨昀再次吞下口水,揮開了筱琪那隻脫離被窩太久而變冷的手,整個身子縮回被窩內,赤紅著的臉湊近好友那與自己完全相反、有著大乳暈和小奶頭的乳房前。

一股有別於鈴蘭花香的淡淡體味透過觸及鼻頭的乳暈傳至,晨昀將鼻孔貼在筱琪的右乳暈前,嗅了一口。

「嗯……」

又一口。

「嗯呵……」

接著張開雙唇,含住乳頭吸吮。

「啊……!」

筱琪抱住緩緩蠕動於胸前的晨昀低聲叫著,指甲抵住黑髮下的頭皮輕輕搔刮,越刮越往下流動,最後來到了晨昀的左耳。濕潤的吸吮聲開始加重,晨昀慢慢放開了,無論是吸著乳頭還是用嘴唇磨蹭乳暈,都讓筱琪感到一陣令人愉悅的下流感。

「嗯……嗯嗚……!啊……啊……!」

她用更清楚的呻吟來回應粗魯起來的吸舔,指尖繞著那隻耳朵的耳垂搔弄,時不時就用指腹壓向三角窩畫圓按揉。晨昀十分享受這些小動作,而這次感覺又和平時不同,不單是舒服,還多了股急欲回饋的慾望,使她繼續沈迷於筱琪溫暖的乳房。

待舒服的搔耳停止,晨昀才放開被她吸到濕答答的兩片大乳暈。筱琪鬆開左手,拱挺著的雙乳慵懶地垂下,晨昀看見乳肉垂軟的淫姿,又忍不住彎下去舔上幾口。

「好像小貓,哈哈!」

晨昀一手從筱琪右乳下緣往上揉起,做出擠弄的動作說:

「給我牛奶喝,不然不放過妳!」

「想喝就把它吸出來呀!要是妳夠努力說不定會出現哦。」

雖然知道根本就吸不出乳汁,晨昀仍然趁機邊擠邊吸了好一會兒,粗魯程度更甚以往,但兩人都玩得相當盡興。

要是放任晨昀自由發揮,恐怕會給她吸到沒完沒了,於是筱琪讓她左右都玩過一輪,便拍拍她的腦袋給予指示。

「幫我脫掉裙子吧。」

「還沒吸出奶水耶?」

晨昀的臉蛋從乳溝間狡猾地抬起,笑的時候左側那顆從小就長歪的虎牙露了出來,好像蝙蝠的尖牙。筱琪舔了舔舌:

「上來些。」

待晨昀的脖子完全進入夾擊範圍內,她就用雙手推著那對巨乳夾緊目標部位,在晨昀假裝不能呼吸而大呼小叫時命令道:

「等妳吸出來不知道要民國幾年,快點脫啦!」

「厚、厚啦!快方凱窩哦哦哦……!」

危機解除,晨昀其實還滿想再被筱琪的大奶夾一遍,不過命令已經下達,姑且把這件事寄放在願望清單,先潛入被窩再說。她摸黑脫了筱琪的長裙和褲襪,手掌貼向暖烘烘的玉腿順了順。

筱琪的腿細皮嫩肉的很好摸,搭配各種裙子都很好看,晨昀以前還滿羨慕這點,自從她肄業進入修車廠就漸漸忘掉這類青春小事,偶爾有機會摸到筱琪的肌膚時才有所感觸。

「欸,妳摸得好色喔……」

「蛤?」

「摸那麼慢,又用指尖搔癢……嗯嗚……」

「這樣會色喔?我都不知道。那這樣呢?」

晨昀像剛才摸奶時那般又推又揉的,反而令筱琪沈默了,只好摸摸鼻子、趕緊脫去自己的牛仔褲。

兩人衣褲都被踢出被窩外,晨昀重新把腳邊的被子壓緊,不讓寒風吹進來,然後咻地一聲從被窩中探出頭,彷彿在玩遊樂場的打地鼠。筱琪馬上貼緊她的身體,唇舌交纏時,柔軟而帶有濕冷感的巨乳壓向她胸口,緊接著一條觸感光滑的大腿也攀上她的左大腿。

「啾嚕、啾、啾、啾嗯……嗯呵……!」

筱琪甜甜的聲音與溫暖的鼻息逗得晨昀輕飄飄了起來,而筱琪主動磨蹭著的身體,也讓緊貼於胸口的乳房觸感更加強烈。晨昀可以清楚感覺到,那兩顆被自己吸吮過的乳頭正在她的小胸部上畫著蹩腳的圓圈。她舒服得也想摸摸筱琪,手剛貼上那隻誘人地磨擦著的大腿,旋即給筱琪拉向私密處。

「摸我……」

筱琪吻著晨昀的鼻頭低語,在內褲前的那隻手伸出食指與中指、朝向中央柔軟的凹陷處輕揉起來後,她也探進晨昀內褲下,深入到微濕的穴口摸上一把,弄得晨昀發出嬌羞的呻吟,才又抽出手來,隔著一件內褲按揉晨昀的陰蒂。

邊吻邊摸了一會兒,晨昀的動作率先變慢,喘息頻率也超越很會呻吟的筱琪,表情看起來卻有些不敢置信。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出力比較大、卻先一步給推往高潮的懸崖,越想越不明白,而筱琪手指的動作就快讓她洩了。

「呼……!呼嗯……!」

「昀,想洩了?」

筱琪舔著晨昀的上唇,可口而濕潤的氣味飄入鼻腔,聞得她意亂情迷頻點頭。

「快到了……呵嗚!」

「那我要欺負妳一下哦。」

「什麼……?」

此時晨昀幾乎停下動作,聽憑筱琪處置。她渴望能順著這股愉快的氛圍一路被摸到洩,想不到筱琪卻收回了手,將那兩根指頭放入她嘴裡,咕滋滋地輕輕插弄幾下,然後再含進自己嘴中,噗啾、噗啾地吸出好大的聲音。在晨昀按捺到忍不住蠕動起身體時,沾滿兩人唾液的雙指迅速下潛、鑽入她的內褲裡,既濕又暖地快速揉弄起正處於高潮邊緣的陰蒂。

「嗯……!嗯嗯……!」

啾滋啾滋的撫摸聲急促響起,晨昀舒服到縮起身體、垂下了頭,筱琪見狀便拉她的手來到自己胸前,自動朝掌心內側擺動身體。

「要……要到了……!啊啊……!」

比起乳房的律動要快速好幾倍的指尖加速搓揉,終於將瑟縮著的晨昀給推上雲宵,舒舒服服地迎來一場紮實的高潮。

「呼……!呼……!嗯嗯……嗯……!」

筱琪仔細聆聽晨昀的呻吟,在心中數了三秒才開口:

「昀,舒服嗎?」

「舒服……!我好舒服……!」

「我要讓妳比現在更爽。」

話聲剛落,筱琪就整個人縮進被窩內,將晨昀那件稍微沾濕的內褲脫至膝窩,接著吸了口手指;嘴唇一湊向還沈浸在高潮中的陰蒂,濕熱的中指也滑入暖和的小穴,唇手併用著給予更緊湊的刺激。

「琪、琪琪……!」

一邊是啾嚕嚕地吸舔著的唇舌,一邊是滋咕滋咕地插弄著的手指,晨昀餘韻未盡而又被推了起來,情不自禁地抱住筱琪的頭並加快喘息。

「嗯……!嗯哈……!哈啊啊……!」

被窩外的呻吟從含蓄轉為高亢,被窩內的肉穴也飄散出勾人心癢的騷味,筱琪越舔越來勁,閒著的手忍不住伸進自己內褲中,取悅晨昀的同時一併自慰著。

才過不到兩分鐘,晨昀又感受到一陣強而有力的簇擁,將她從首次高潮的高度推向另一片天空。聽到她那無比舒爽的呻吟,筱琪知道差不多了,於是對著蒂頭輕輕一咬、搔著小陰唇的食指也轉而插入穴中,對晨昀正享受著的兩個敏感點同步投入更猛烈的刺激。

「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!不行了啦……!」

筱琪駕馭在晨昀那富含快樂與焦急的聲音之上,含住了翹起的蒂頭啵啵地用力啜吸,插著濕熱肉穴的兩指、以及揉弄自己陰蒂的手指亦隨之加速。沒多久,就把咿咿呀呀叫個不停的晨昀推往新一波高潮。

「琪琪……!琪琪……!嗚!嗚嗯啊啊……!」

透過晨昀的叫聲確認了高潮的最高峰已過,筱琪立刻放慢吸吮和指姦力道,溫柔呵護著這具正掀起第二波高潮的肉體。她吻著晨昀帶有鹹味的陰蒂,緩慢地磨蹭鄰近陰道口的淫濕肉壁,驚覺自己的心跳竟然比想像中還快──原來她也在幫晨昀的當下高潮了。溫暖的愛液弄得內褲一片濕黏,她有預感會流出更多,只等晨昀享受完就脫個乾淨。

「呀……!」

雙指咕啾一聲從穴口拔出時,晨昀叫得宛如少女般可愛。筱琪將彼此的內褲都脫下後驅離出被窩,接著也像隻地鼠般,從恍惚著的晨昀面前探出頭。

「妳叫得好色,變態。」

「呼……呼……還不是因為妳……」

「爽嗎?」

「很爽……」

「我也是哦。」

一記淡吻降臨於晨昀喊到有些乾涸的唇,筱琪用舌頭幫她重新潤了遍,兩人都把手靠在彼此的腰際與屁股上。氣味轉濃的被窩裡,兩塊濕熱的蜜肉正分別滴出舒服和慾火正盛的淫水。

「琪琪也到了?」

「幫妳吸的時候,我自己摸了……」

「唔,那換我幫妳──」

「等等,先維持這樣休息一下吧。」

晨昀點了點頭,瞬間燃起的熱血驟降到高潮餘韻的水平線之下,繼續享受給筱琪弄到接連高潮的滿足感。

鈴蘭花香下,兩道細微的呼吸聲交織片刻,雙方表情比起餘韻當頭更有精神了些,而筱琪私處的激情已讓她難有體貼的餘裕。

「昀,去幫我拿東西。」

「要拿什麼?」

「衣櫃放內褲的籃子後面,兩個盒子都拿出來。」

「什麼東西這麼神秘……好冷!」

晨昀掀開被子就大剌剌地從筱琪身上攀過去,一瞬間讓筱琪有股想拉住晨昀、嚐嚐被她壓制在下方的感覺。不過外頭確實冷到不行,她姑且保持沈默,用被子好好地纏住身體,側身等著看晨昀發現寶物的反應。

從衣櫃深處翻出來的,是兩個有點舊的長方型盒子,只要有眼睛都看得出來裡頭裝的是按摩棒,差別在於一個水藍色、一個粉紅色。

「哇賽!妳慾女喔!買這種東西!」

筱琪相當滿意晨昀的驚訝之情,一手揪著被子,瞇起眼睛呵呵地笑。這位騎士小姐雖然總是表現得可靠,和性有關的事情其實所知不多,她早就想看看當晨昀發現她買情趣用品時的反應。

「買好久了,一直想和妳玩,可是都沒機會。」

「啊妳又不說,我怎知……」

「現在說啦。倒是妳不冷哦?快點盒子拆一拆上床呀。」

筱琪說著便朝晨昀掀開被子,露出豐滿的乳房與留有少許陰毛的私處,胸前兩團可口的大乳暈和給冷風一吹就脹起的乳頭彷彿正對她微笑。晨昀睜大了雙眼,緊盯筱琪的裸體同時用暴力拆解法硬是拆開盒子,急忙抓起兩根流線造型的按摩棒撲上床──準確來說,是撲進筱琪懷裡。

棉被蓋上,筱琪抱著晨昀那吹涼了的身體就往床舖內側晃去。晨昀又賴在她胸前一會兒,才放過挑起情慾的那對大乳暈,帶著兩根按摩棒來到筱琪面前。筱琪拿過粉紅色那支,伸舌舔了舔圓滑的棒頂,然後放入晨昀嘴裡,緩慢動作著。咕滋、咕啾的溫吞抽插聲響起,筱琪眼皮微垂著說:

「把這個想像成我。我身體的一部分,正在侵犯昀的嘴巴……」

「嗯、嗯咕、呼咕……!」

「等一下妳也要用妳的這個……」

她抓住晨昀握著按摩棒的手,來到濕潤的唇前,滴著口水的舌頭從棒身慢慢舔向棒頂,接著含住頂端舔弄出聲。

「啾嚕、啾、啾咕、啾咕……」

給兩人舔弄過的按摩棒已聞不出原本的氣味,筱琪反正不在乎這些,她只要這東西能代表彼此就滿足了。為此,她刻意挑選非陽具造型的款式,好和男人的命根子劃清界線,讓這圓滑的玩意兒成為她與晨昀的獨特記憶,一種能被身體記憶住的特別形狀。

「昀,趴上來吧。頭在下面哦。」

「69對吧!」

「嗯!要是妳看不清楚的話……」

「沒問題,眼睛會習慣啦!」

晨昀用抓著按摩棒的手向筱琪比出大姆指,隨後就頭下腳上的伏到她身上去,才剛抓個大概的位置,她們都能聞到對方私處飄出的騷味了。兩人配合著調整好姿勢,筱琪便拍拍晨昀的屁股、要她稍微壓低一些,好讓她就近呵護那塊正不知羞恥地垂下淫液的肉穴。

「呼……近看還滿有衝擊感的,昀的小穴。」

被窩裡傳出害羞的回應:

「真、真的有那麼糟嗎?」

「不會糟呀,但是很色哦。這邊的陰唇開開的,肉肉也鼓了起來,氣味濃郁呢……嘶、嘶嘶……」

筱琪戳了戳晨昀的深色小陰唇與滴著淫水的肉壺,鼻子一湊上去便忘我地吸嗅起來。晨昀被聞得一陣羞怯,索性有樣學樣,埋首深吸那塊比她要濕上一倍、暖呼呼地張開小口等候她光臨的蜜穴。濃厚騷味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舒暢感充斥鼻腔,晨昀的肉穴隨之收縮,朝向筱琪鼻尖滴下黏柔的愛液。

「嘶嘶、嘶……昀,想被人家幹了嗎?」

「別用這麼粗魯的字眼啦……我想。」

「那,人家的小穴也想被昀幹……」

「一起吧!」

晨昀鼻子牽著濃稠淫汁抬起,將手中的按摩棒放到筱琪濕答答的蜜穴前,緊接著也感受到自己的穴口正被一個圓滑的東西頂著。筱琪的喘息聲隨著每一口而增強,硬挺的乳頭隨著胸口起伏磨擦她的肌膚,兩人都在緊張,在等著對方先採取下一步。

「三……」

按摩棒滋滋地蹭弄著滑溜的蜜肉。

「二……」

濕滑的圓頂透過手的力道固定於穴口。

「一……」

一股力氣朝穴口施壓,圓頂咕啾一聲陷入肉穴中,隨後整個棒身都伴隨咕滋滋的聲音往內滑動,直到把柄處碰到黏呼呼的穴口為止。

「嗯哈……!」

「嗚嗯……!」

比起男性特有的溫熱觸感,按摩棒帶來的刺激要溫和許多,不過沒關係,這都在筱琪預料之內。她一手抱住晨昀的腰,一手握著按摩棒滋滋地插弄,然後揚起頭來,往含住棒身的肉穴四周舔了一圈。晨昀也想照做,但是她的姿勢舔不到筱琪的蜜肉下側,充其量就是親吻兩片蜷曲的小陰唇,接著含住陰蒂吸吮。

「啾、啾嗯、啾呵……昀,用力一點……」

「這樣不會痛嗎?」

「不會,妳用力就對了。」

「可是我怕會弄痛妳……」

「叫妳用力幹人家啦!」

「喔、喔……!」

晨昀急忙將緩慢的抽插節奏提升到每秒兩下的頻率,多汁的蜜肉旋即給按摩棒插出咕啾咕啾的下流水聲。筱琪舔著陰唇的舌頭因此停頓幾秒,沾染腥騷味的水亮雙唇對著規律抽插中的肉穴吐出銷魂的呻吟,隨後也加重力道,替晨昀那不斷流出愛液的穴口奏出鹹濕的淫鳴。

抽插的同時也被抽插著,這股新奇而又紮實的充盈感匯聚於趴著和躺著的兩人胸口,她們不需再向彼此下達指示,憑著身體與性器的反應就能調整動作來配合對方。

如此維持將近五分鐘,兩人都隱約感受到了對方已經完全放鬆、並渴望著進一步的刺激。紊亂的呼吸與貴重的汗水使彼此身體磨擦得更來勁,濃稠的淫汁則模糊了謹慎的界線。晨昀手動得比稍早更快了,從每秒兩下到三下,不一會兒又提升到四下的程度;短短一分鐘,她就往筱琪那頻頻發出激烈抽插聲的蜜肉操了兩百多下,讓筱琪舒服到大口喘息,聲音既粗魯又急湊,身體蠕動得更厲害。晨昀彷彿也能感受到那股欲仙欲死的激情。

「昀……!呼……!呼嗯……!妳好厲害……好棒哦……!」

「爽不爽?要不要再用力點?」

「好爽……!我被昀幹得好爽……!拜託妳,再大力一點……!」

晨昀一口氣將抽插速度提升到極限、含住筱琪的陰蒂猛烈吸吮,頓時引發高亢的淫叫。

「哈啊啊──!」

蜜肉給按摩棒無情而迅速地搗弄著,興奮勃起的蒂頭又在晨昀嘴中受到粗暴的對待,筱琪從這股針對性器而生的輕微暴力中感受到了被侵犯、支配的歡愉感。她的身體終於豎起下流的白旗、向著晨昀完全敞開,欣然迎接這位粗魯的主人,享受著任憑勝者掠奪的喜悅。

「我要洩了……!要洩了……!昀……!給我……!求求妳給我……!」

晨昀保持強烈的抽插與吸吮,持續刺激爽到拱起上半身的筱琪。她聽著蜜穴被高速插弄出來的淫蕩水聲、舔著已吃不出鹹味而滿是口水的陰蒂,筱琪柔軟的身軀則是熱情地貼緊她磨蹭。在她那已經靜止下來的肉穴底下,筱琪發出的淫叫聲一次比一次激昂,終於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巔峰。

「昀……!昀……!嗯、嗯嗯!嗯哈啊啊啊……!」

耳朵捕捉到這片令人身心酥麻的浪叫,晨昀立刻把按摩棒深深插入蜜肉中、用手固定住插入深度,接著專注於吸吮剛開始高潮的蒂頭。

「啾噗、啾、啾嚕、啾咕、啾咕嚕!」

「昀……昀……!」

直到筱琪的呼喚聲沈寂下來以前,晨昀都不斷以唇舌取悅著。當沾滿口水的雙唇啵地一聲鬆開濕熱的陰蒂時,胸口大幅度起伏的筱琪仍然在喘息,而插於晨昀私處的按摩棒也重新開始了緩慢的抽插。

「這次……呼……換我來幹妳……呼呵……」

「等下再弄吧,我手好痠喔!」

晨昀顧及筱琪不久前才因為高潮而感到疲倦,猜想她這次大概也需要休息一下,於是隨便編了個藉口就往旁邊床舖傾倒,再頂著給被窩悶出汗水的紅潤臉蛋來到筱琪面前。

目光半垂的筱琪剛張開雙唇,晨昀馬上吻個正著,邊吻邊將她摟緊入懷,然後拉起棉被完全罩住彼此。筱琪既安心又舒服地嗅著晨昀身體飄出的汗味,呼吸趨於平順的同時,意識也隨之墜入夢鄉。

「呼嗚……」

 

「今天開始要跟昀同居!耶比──!」

「我是沒關係啦。不過,放那兩個傢夥在同一層會不會有事啊?」

「放心!我們會更有事!除了姨媽那幾天以外天天有事──!」

「妳別那麼亢奮好嗎。床頭那對黑桃娃娃什麼時候買的?」

「那是肛塞啦,往屁屁開個洞的好東西哦!還會開花!」

「三小……」

「今晚慶祝同居,一起來屁屁初體驗吧!」

「可、可是工廠那邊還有事……」

「妳放心!我都幫妳跟阿姊講好了!她還教我這種肛塞的玩法哦!」

「欸……?」

「好像還有說小心脫肛什麼的,我沒仔細聽,總之試試看就知道啦!」

「脫……脫肛……?」

「那麼就下回待續!」

「才沒有待續啦!」

晨昀和筱琪這兩個女孩子從唸幼稚園就很要好,一個是流著鼻涕、頭髮剪短短的野丫頭,一個是抱著童話故事書、長髮飄逸的小公主。

「琪琪看──!死掉的蛾──!」

「噫噫噫噫……!」

她們上了同一所小學,雖然不同班。

「是誰惹琪琪哭!是妳嗎!王八蛋──!」

「妳不要欺負女生啦……!」

也上了同一所國中,還是不同班。

「你幹嘛拒絕她啊!男生了不起嗎!王八蛋──!」

「也不要欺負男生啦……!」

雖然因為成績差而分別考上私立高職和公立高中,仍然很常在放學後碰面。

「二年十班的邱賤貨!排擠人很厲害嘛,很會嘛!她媽的給我打!王八蛋──!」

「別跑到人家學校來打架啦……!」

後來一個高職肄業開始接觸社會,一個考上大學繼續唸書,乍看之下分道揚鑣,但只要筱琪一通電話,馬上就能招來一輛載滿女工的小發財。

「阿姊拍謝啦!給西備好,等下那個渣男……就那台!砸給它停啦王八蛋──!」

「欸那個……下手輕一點……好歹他是我指導教授……」

「幹!拖出來!指導教授是吧!誰準你指導女生的身體?幹你娘!懶叫癢是不是啦!鉗仔來!留哪顆自己說!」

「不要整顆夾爆啦……開個洞就好了吧……」

當兩人都在職場穩定下來時,也各自找到了好對象,選在同一天舉行結婚典禮。

「琪欸,如果那個勇哥敢負妳,跟我說,一定讓他生不如死!」

「妳喔,要當新娘子了,不可以這麼粗魯唷!啊,我包包掉了,幫我撿……」

「喂,妳試穿婚紗幹啥帶螺賴把?」

「沒、沒有啦!想說要是阿碩對妳不好……開個洞什麼的……」

二十六歲的雙重婚禮順利落幕,兩對夫妻合住在一棟三層透天厝,過起幸福美滿的生活──直到她們發現彼此的丈夫搞在一塊。

「晨……晨昀……妳先冷靜……」

「筱琪……妳們不是去看電影……」

兩個全裸大男人,一個老漢一個車,客廳電視上還放著咚滋咚滋的猛男秀影片──罪證確鑿,已經不需要辯解了。只能說幸好筱琪暈倒的速度比晨昀抄給西還快,不然地板上又要多兩顆蛋蛋。

「懶叫收起來,給我滾出去!一輩子都別回來啦!」

晨昀氣呼呼地把來不及穿衣服的老公和好友老公一併趕跑,關上電視熄了燈,就把暈倒在懷裡的筱琪抱上二樓。她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會被其他男人插屁屁就一陣反感,於是避開夫妻倆的二樓房間,選擇筱琪夫妻使用的三樓房間,到達目的地後先把筱琪放到床上,然後下樓去找出鈑手和螺絲起子以備不時之需。等到她回房時,筱琪已經坐在床邊了。

「啊妳醒這麼快喔?要不要喝水?」

「好哦,我要。」

其實筱琪並沒有真的震驚到暈過去,只是這麼一來就能讓晨昀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,不至於一暴走又拆下男人的蛋蛋。她接過晨昀遞來的水杯,心中雖然在翻騰,看身旁那張臉氣到好像隨時會拆蛋,決定先安撫她再說。

「晨昀,妳還好嗎?」

「這種情況不可能會好吧!」

「也是……」

「他可是我選的男人欸!這種情況好歹該是他幹別人才對吧!」

「咦?只要角色對調過來就好嗎?」

「不是啦!就多這一股氣嘛!氣上加氣,煩死啦!」

聽晨昀這麼說,筱琪也莫名其妙鬆了一口氣。雖然她無法原諒老公婚後沒多久就劈腿,至少一號感覺還像個男人,零號就太曖昧了,也難怪平常就男孩子氣的晨昀會特別生氣。她摸了摸晨昀的背,把自己喝了兩口的水遞過去,晨昀接過水咕嚕幾聲就全部吞光。

「媽的!果然還是該教訓他們!氣不過啊啊啊!」

「好啦,妳冷靜,多晚了別用叫的。」

「妳都不生氣嗎!」

「當然氣啊……可是事情都發生了,意氣用事只會更糟糕,所以我們冷靜下來想想看有什麼辦法吧。」

說是這麼說,筱琪腦子也是一團亂糟糟,畢竟在這之前根本就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。她只有在安撫晨昀時會忘記這點,一旦陷入思索,就會像晨昀一樣給諸多負面情緒綁架。所以這番話表面上是勸阻晨昀,其實她根本不打算冷靜。

不如說──還因為這天外飛來的主導權落在女生這邊、特別又是在她手中,而感到興奮莫名。

筱琪搓了搓手心,眼神瞄向半開的窗戶。晨昀氣歸氣,看到她的動作馬上就拿來包包,翻出自己的潛水布手套給她戴,然後起身把吹著寒風的窗戶叩地一聲關上,回來時還站在她前面盤手皺眉,思量一番後又跑到衣櫃去給她追加一件薄外套。

「還會不會冷?」

看到晨昀直接用那張生氣的臉關心她,筱琪覺得還真有趣,但是若再包上去大概就要中暑了,她才不想當一個在寒流天中暑的笨蛋。筱琪隔著手套握住晨昀那雙又粗又結繭、但還像是個女生的手,也不知道有沒暖過去,搓著搓著就朝那張氣呼呼的臉揚起微笑。

「開始暖了,謝謝妳哦。」

「喔!」

「別繃著臉嘛,笑一個?」

「我老公才剛被妳老公督屁股,笑不出來好嗎。」

「可是……這裡只有妳和我,妳擺臭臉也嚇不到他們喔。還是說妳其實想嚇我?」

「怎麼可能啊!」

「那就笑一個吧。」

晨昀無言看著一臉不曉得在開什麼心的筱琪,猜不透那雙大眼睛後頭的想法,但也無法立刻擺脫憤怒情緒,折衷的辦法就是姑且讓臉部肌肉放鬆下來。

「好乖、好乖!」

筱琪笑吟吟地對那隻暖起來的手掌搓呀搓,趁著故作鎮靜的閨蜜再次沈不住氣以前,先用溫柔的聲線說道:

「我有一個可以報復臭男人、又不會流血的好辦法哦!」

「真的嗎!」

晨昀眼睛都亮了起來,一團亂的情緒頓時有了出口。她帶著少許怒氣與更多的雀躍急著問道:

「啥辦法快說來聽聽!」

「嗯哼!那就是──」

「是什麼妳快說啊!」

「那就是我們也來發生關係,讓他們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!」

這番話讓期待聽到鈑手以下、拳頭以上武力制裁的晨昀傻住,和溫吞笑著的筱琪大眼瞪小眼,幾秒鐘後才回過神來、挑起眉尖確認道:

「妳說……」

「我們來滾床!」

「意思是……」

「蓋棉被純愛愛!」

「可是我們……」

「都是女生,就不必擔心會搞出人命呀!雖然我不介意晨昀懷我的孩子。」

「不,等等……讓我思考一下……」

「好哦那我先去準備!」

「啊……」

不待晨昀反應過來,筱琪就自個兒興致勃勃地哼起歌、翻箱倒櫃找出特藏的香氛蠟燭與陪襯用的小蠟燭,接著將它們排列在櫃子與桌面上。她的舉止看起來就和平常一樣少根筋但符合條理,神色也沒有不自然之處,僅僅是發出聲音、做出動作,都能營造出令晨昀感到十分愜意的氛圍。晨昀從逐一亮起的燭光中察覺到,自己這麼多年來守護的就是這種感覺。

這個女孩子明明遭到老公背叛,卻還是在好友面前強顏歡笑,試著用有點奇怪、但說實話不會讓她感到討厭的方式來轉移注意力。而這個轉移注意力的方式,既能讓受傷的兩人一同進行,理論上也會感到快樂,對於老公們的出軌行為也算是漂亮的針鋒相對(?),最重要的是,這是腦袋比較聰明的筱琪提出來的辦法。這麼想的話,感覺就沒什麼疙瘩了。

況且工廠的阿姊曾經教過她:理論沒有問題,只管前進就行──長輩的教誨結合好友的智慧,更加堅定了晨昀想保護好友的決心,拳頭隨之熱血地握緊。

「琪琪!」

「我在。」

「剩下我來弄,妳乖乖躺好!」

「那就麻煩妳囉。呼嗚──」

上、鉤、了──筱琪溫吞的笑意就快要壓制不住高高揚起的嘴角,於是假裝傻呼呼地轉個圈、避開晨昀的目光來到床邊。當軟綿綿的大枕頭一口吃掉努力憋笑的臉蛋時,她終於忍不住對著枕頭發出咯咯笑聲。

明明兩人從小到大都在一起,將她當成公主伺候的騎士小姐總是欠缺自覺,她都不曉得該說晨昀是呆還是笨了。雖然公主終究是要嫁出去的,但是從來沒有一本故事書說公主不準和騎士小姐牽手親嘴嘴,所以她經常為兩人相處的時間增添情趣,無奈至今為止都還沒被腦袋不靈光的騎士小姐給察覺到。電影院攻略法沒辦法達成固然可惜,老公的意外之舉倒是給了她極佳的機會。

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皆具,只要壞心眼的公主稍微誘導一下,呆頭呆腦的騎士小姐就會乖乖為了她做出美麗的奉獻啦!

「嗚嘻嘻嘻嘻!」

就在壞公主邊發出邪笑邊踢著小腿的時候,房燈暗了下來,散佈在房內四處的點點燭光搖曳著動人的身影,床舖漸漸被鈴蘭香氣所覆蓋。筱琪停下了動作,側身望看一片片橙黃色的溫柔光芒,視線來到她的騎士小姐身上──

「嘶嗚!好冷、好冷!我先進被子喔!」

──算了,就假裝騎士小姐說過很帥氣的台詞吧!

「呼呵呵!」

筱琪對著鼓起來的被子發出滿足的笑聲,隨後也躲了進去,抱住抖個不停的晨昀、兩人一起加速暖和被窩。

好友的心跳透過渾圓隆起的胸部傳達過來時,滿腔熱血給寒流凍得差不多的晨昀忽然感到彆扭,不禁在意起和自己這塊洗衣板玩起板塊運動的巨乳。

「妳……妳別一直壓過來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胸部啦!胸部!」

「幹嘛在意那個,都看過好幾次了吧?」

「現在情況不同嘛!」

說得也是,這種時候應該要有和最好的閨蜜做愛前的緊張刺激感才對。可是對於一直以來都試著釣晨昀上鉤的筱琪來說,諸如此類的情境已經想像很多次了,也就不像晨昀表現得那麼真實。

一想到晨昀平時恰北北的模樣,令人心癢癢的反差感全都湧現出來,筱琪忍不住抱得更緊、將她逗得更加不知所措。

「就叫妳別壓……也別蹭!」

「有什麼關係,待會就要愛愛了耶!倒是妳,一點都沒長大。」

「我又沒差!」

「反正待會妳就多吸一點,看能不能把我的份吸過去吧!」

「不需要!」

被窩漸漸暖和起來,此時被筱琪接連開黃腔的晨昀已經心跳加速到快爆炸了。她從工廠學來的粗俗話實在不適合對筱琪說,筱琪卻可以自然說出一堆旁敲側擊式的曖昧話來逗弄她,果然有唸書有差啊。現在不單是面紅耳赤到極點,連本來握在手中的主導權都搶了過去。

蘊釀得差不多了,筱琪便放開晨昀那副抱起來很有安全感的身體,戳戳她的肩膀,兩人一同探出被窩,沐浴在燭光與香氛下。筱琪對著晨昀慵懶一笑,指了指自己那對塗著潤唇膏的粉色嘴唇。晨昀嚥下口水,點了點頭,卻一直沒有湊過來。兩人互視了十來秒,直到筱琪一邊眉毛壓沈下來。

「發呆哦?」

「欸?不,妳沒閉眼睛啊……」

「我就是要看著妳呀,不然幹嘛不躲在被窩裡親。」

「看、看過好幾次了吧……」

「情況不同呀!」

似曾相識的對話模式讓晨昀歪了歪頭,筱琪看她慢吞吞,於是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,主動吻過去。

兩對嘴唇相合的瞬間,儘管晨昀多少做了些心理準備,仍然驚訝得睜大雙眼。筱琪則是回到慵懶的眼神,朝閨蜜那對塗著便宜護唇膏的微乾嘴唇輕輕壓了幾下,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唇間。在筱琪的近距離凝視下,晨昀的嘴唇很快就放棄死守到底的堅持,向不斷叩著門的舌尖開門投降。

「啾嗯、啾、啾嚕、嗯……嘶嚕、嗯嚕!」

「嗚……!」

膽怯地與筱琪交纏到一半的舌頭忽然被濕潤地吸含住,晨昀眉頭瞬間皺起,身體也抖了一下。筱琪拉住晨昀的左手來到自己腰上,自己也摸向晨昀的背,兩人互相撫摸彼此,而含舌吸吮的動作持續了快十秒鐘才鬆開。

「呼……」

筱琪微啟的水亮粉唇牽著銀唾稍稍退開,舌頭停在唇間,對著晨昀做出由下往上的舔舐動作。晨昀的嘴唇一靠近,她就伸長了舔到一半的舌,換讓晨昀吸含她。

「嘶嚕!滋!滋嚕!」

「嗯……!」

晨昀雖然是有樣學樣,動作卻粗暴得多,筱琪很快就適應並喜歡上給她吮舌,可惜的是沒多久就停了。雙頰泛紅的筱琪再次對她舔舌,慵懶的目光帶著曖昧的色氣,讓晨昀看得有點亢奮,再次依樣畫葫蘆。這回吮完馬上就接著一陣雜亂的纏鬥,兩人不斷用舌尖舔著彼此,抱著對方的手隨之壓緊。

吻到連晨昀也開始進入狀況了,筱琪才主動停止一直佔上風的接吻,用掌心蹭了蹭晨昀的背,示意寬衣。晨昀大剌剌地脫掉衣服時,她就在一旁看著,看晨昀富有肌肉線條的健康身體在燭光照耀下曝露於冷空氣中,昏暗的光線使那身粗糙的肌膚看似平滑許多,微微隆起的雙乳上,黝黑的乳頭有如栗子般又圓又挺,乳暈只比這粒飽滿的果實要大一點點。

「妳是跟人家親到興奮,還是冷到激凸呀?」

「我、我阿災……啊妳不脫喔?」

「不要用問題回答問題。告訴我,妳是興奮還是冷?」

「這……都有吧……興奮多一點……」

筱琪嘴角開心地彎起,朝晨昀勾了勾手指,要她來脫了她的衣。當晨昀異常緊張地退下她的薄外套時,筱琪就將掌心貼到晨昀左臂二頭肌上,輕柔撫摸著。等到裡外兩件衣服都脫了,香檳色的胸罩托著一對碩大的美乳映入對方眼簾,筱琪就摸向晨昀的胸口,在解開胸罩的同時輕觸那顆大而挺的乳頭。乳頭被撫弄的晨昀顫抖著雙手暫停動作。

「妳真的很……很大……」

「F罩杯當然大吧。」

「不是啦……!我是想說大膽……」

「妳再不脫快點,我會變得更色哦。」

「好、好啦!」

對筱琪的魅力沒什麼抵抗力的晨昀做了趟深呼吸,就在乳頭不斷被她搔著玩的狀態下脫去香檳色胸罩。給胸罩集中托高的雪白巨乳頓時沈重地垂放下來,掌心大小的淡咖啡色乳暈毫無保留地呈現在晨昀眼裡,小豆狀乳頭已非平常穿脫內衣時的扁平樣,而是像小姆指指尖般脹起。

「琪琪……妳也是因為興奮嗎?」

「是哦。妳看……」

筱琪右手停在晨昀的左乳頭旁,用左手拱起柔軟的雙乳,示意要晨昀也來呵護她。晨昀再次吞下口水,揮開了筱琪那隻脫離被窩太久而變冷的手,整個身子縮回被窩內,赤紅著的臉湊近好友那與自己完全相反、有著大乳暈和小奶頭的乳房前。

一股有別於鈴蘭花香的淡淡體味透過觸及鼻頭的乳暈傳至,晨昀將鼻孔貼在筱琪的右乳暈前,嗅了一口。

「嗯……」

又一口。

「嗯呵……」

接著張開雙唇,含住乳頭吸吮。

「啊……!」

筱琪抱住緩緩蠕動於胸前的晨昀低聲叫著,指甲抵住黑髮下的頭皮輕輕搔刮,越刮越往下流動,最後來到了晨昀的左耳。濕潤的吸吮聲開始加重,晨昀慢慢放開了,無論是吸著乳頭還是用嘴唇磨蹭乳暈,都讓筱琪感到一陣令人愉悅的下流感。

「嗯……嗯嗚……!啊……啊……!」

她用更清楚的呻吟來回應粗魯起來的吸舔,指尖繞著那隻耳朵的耳垂搔弄,時不時就用指腹壓向三角窩畫圓按揉。晨昀十分享受這些小動作,而這次感覺又和平時不同,不單是舒服,還多了股急欲回饋的慾望,使她繼續沈迷於筱琪溫暖的乳房。

待舒服的搔耳停止,晨昀才放開被她吸到濕答答的兩片大乳暈。筱琪鬆開左手,拱挺著的雙乳慵懶地垂下,晨昀看見乳肉垂軟的淫姿,又忍不住彎下去舔上幾口。

「好像小貓,哈哈!」

晨昀一手從筱琪右乳下緣往上揉起,做出擠弄的動作說:

「給我牛奶喝,不然不放過妳!」

「想喝就把它吸出來呀!要是妳夠努力說不定會出現哦。」

雖然知道根本就吸不出乳汁,晨昀仍然趁機邊擠邊吸了好一會兒,粗魯程度更甚以往,但兩人都玩得相當盡興。

要是放任晨昀自由發揮,恐怕會給她吸到沒完沒了,於是筱琪讓她左右都玩過一輪,便拍拍她的腦袋給予指示。

「幫我脫掉裙子吧。」

「還沒吸出奶水耶?」

晨昀的臉蛋從乳溝間狡猾地抬起,笑的時候左側那顆從小就長歪的虎牙露了出來,好像蝙蝠的尖牙。筱琪舔了舔舌:

「上來些。」

待晨昀的脖子完全進入夾擊範圍內,她就用雙手推著那對巨乳夾緊目標部位,在晨昀假裝不能呼吸而大呼小叫時命令道:

「等妳吸出來不知道要民國幾年,快點脫啦!」

「厚、厚啦!快方凱窩哦哦哦……!」

危機解除,晨昀其實還滿想再被筱琪的大奶夾一遍,不過命令已經下達,姑且把這件事寄放在願望清單,先潛入被窩再說。她摸黑脫了筱琪的長裙和褲襪,手掌貼向暖烘烘的玉腿順了順。

筱琪的腿細皮嫩肉的很好摸,搭配各種裙子都很好看,晨昀以前還滿羨慕這點,自從她肄業進入修車廠就漸漸忘掉這類青春小事,偶爾有機會摸到筱琪的肌膚時才有所感觸。

「欸,妳摸得好色喔……」

「蛤?」

「摸那麼慢,又用指尖搔癢……嗯嗚……」

「這樣會色喔?我都不知道。那這樣呢?」

晨昀像剛才摸奶時那般又推又揉的,反而令筱琪沈默了,只好摸摸鼻子、趕緊脫去自己的牛仔褲。

兩人衣褲都被踢出被窩外,晨昀重新把腳邊的被子壓緊,不讓寒風吹進來,然後咻地一聲從被窩中探出頭,彷彿在玩遊樂場的打地鼠。筱琪馬上貼緊她的身體,唇舌交纏時,柔軟而帶有濕冷感的巨乳壓向她胸口,緊接著一條觸感光滑的大腿也攀上她的左大腿。

「啾嚕、啾、啾、啾嗯……嗯呵……!」

筱琪甜甜的聲音與溫暖的鼻息逗得晨昀輕飄飄了起來,而筱琪主動磨蹭著的身體,也讓緊貼於胸口的乳房觸感更加強烈。晨昀可以清楚感覺到,那兩顆被自己吸吮過的乳頭正在她的小胸部上畫著蹩腳的圓圈。她舒服得也想摸摸筱琪,手剛貼上那隻誘人地磨擦著的大腿,旋即給筱琪拉向私密處。

「摸我……」

筱琪吻著晨昀的鼻頭低語,在內褲前的那隻手伸出食指與中指、朝向中央柔軟的凹陷處輕揉起來後,她也探進晨昀內褲下,深入到微濕的穴口摸上一把,弄得晨昀發出嬌羞的呻吟,才又抽出手來,隔著一件內褲按揉晨昀的陰蒂。

邊吻邊摸了一會兒,晨昀的動作率先變慢,喘息頻率也超越很會呻吟的筱琪,表情看起來卻有些不敢置信。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出力比較大、卻先一步給推往高潮的懸崖,越想越不明白,而筱琪手指的動作就快讓她洩了。

「呼……!呼嗯……!」

「昀,想洩了?」

筱琪舔著晨昀的上唇,可口而濕潤的氣味飄入鼻腔,聞得她意亂情迷頻點頭。

「快到了……呵嗚!」

「那我要欺負妳一下哦。」

「什麼……?」

此時晨昀幾乎停下動作,聽憑筱琪處置。她渴望能順著這股愉快的氛圍一路被摸到洩,想不到筱琪卻收回了手,將那兩根指頭放入她嘴裡,咕滋滋地輕輕插弄幾下,然後再含進自己嘴中,噗啾、噗啾地吸出好大的聲音。在晨昀按捺到忍不住蠕動起身體時,沾滿兩人唾液的雙指迅速下潛、鑽入她的內褲裡,既濕又暖地快速揉弄起正處於高潮邊緣的陰蒂。

「嗯……!嗯嗯……!」

啾滋啾滋的撫摸聲急促響起,晨昀舒服到縮起身體、垂下了頭,筱琪見狀便拉她的手來到自己胸前,自動朝掌心內側擺動身體。

「要……要到了……!啊啊……!」

比起乳房的律動要快速好幾倍的指尖加速搓揉,終於將瑟縮著的晨昀給推上雲宵,舒舒服服地迎來一場紮實的高潮。

「呼……!呼……!嗯嗯……嗯……!」

筱琪仔細聆聽晨昀的呻吟,在心中數了三秒才開口:

「昀,舒服嗎?」

「舒服……!我好舒服……!」

「我要讓妳比現在更爽。」

話聲剛落,筱琪就整個人縮進被窩內,將晨昀那件稍微沾濕的內褲脫至膝窩,接著吸了口手指;嘴唇一湊向還沈浸在高潮中的陰蒂,濕熱的中指也滑入暖和的小穴,唇手併用著給予更緊湊的刺激。

「琪、琪琪……!」

一邊是啾嚕嚕地吸舔著的唇舌,一邊是滋咕滋咕地插弄著的手指,晨昀餘韻未盡而又被推了起來,情不自禁地抱住筱琪的頭並加快喘息。

「嗯……!嗯哈……!哈啊啊……!」

被窩外的呻吟從含蓄轉為高亢,被窩內的肉穴也飄散出勾人心癢的騷味,筱琪越舔越來勁,閒著的手忍不住伸進自己內褲中,取悅晨昀的同時一併自慰著。

才過不到兩分鐘,晨昀又感受到一陣強而有力的簇擁,將她從首次高潮的高度推向另一片天空。聽到她那無比舒爽的呻吟,筱琪知道差不多了,於是對著蒂頭輕輕一咬、搔著小陰唇的食指也轉而插入穴中,對晨昀正享受著的兩個敏感點同步投入更猛烈的刺激。

「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!不行了啦……!」

筱琪駕馭在晨昀那富含快樂與焦急的聲音之上,含住了翹起的蒂頭啵啵地用力啜吸,插著濕熱肉穴的兩指、以及揉弄自己陰蒂的手指亦隨之加速。沒多久,就把咿咿呀呀叫個不停的晨昀推往新一波高潮。

「琪琪……!琪琪……!嗚!嗚嗯啊啊……!」

透過晨昀的叫聲確認了高潮的最高峰已過,筱琪立刻放慢吸吮和指姦力道,溫柔呵護著這具正掀起第二波高潮的肉體。她吻著晨昀帶有鹹味的陰蒂,緩慢地磨蹭鄰近陰道口的淫濕肉壁,驚覺自己的心跳竟然比想像中還快──原來她也在幫晨昀的當下高潮了。溫暖的愛液弄得內褲一片濕黏,她有預感會流出更多,只等晨昀享受完就脫個乾淨。

「呀……!」

雙指咕啾一聲從穴口拔出時,晨昀叫得宛如少女般可愛。筱琪將彼此的內褲都脫下後驅離出被窩,接著也像隻地鼠般,從恍惚著的晨昀面前探出頭。

「妳叫得好色,變態。」

「呼……呼……還不是因為妳……」

「爽嗎?」

「很爽……」

「我也是哦。」

一記淡吻降臨於晨昀喊到有些乾涸的唇,筱琪用舌頭幫她重新潤了遍,兩人都把手靠在彼此的腰際與屁股上。氣味轉濃的被窩裡,兩塊濕熱的蜜肉正分別滴出舒服和慾火正盛的淫水。

「琪琪也到了?」

「幫妳吸的時候,我自己摸了……」

「唔,那換我幫妳──」

「等等,先維持這樣休息一下吧。」

晨昀點了點頭,瞬間燃起的熱血驟降到高潮餘韻的水平線之下,繼續享受給筱琪弄到接連高潮的滿足感。

鈴蘭花香下,兩道細微的呼吸聲交織片刻,雙方表情比起餘韻當頭更有精神了些,而筱琪私處的激情已讓她難有體貼的餘裕。

「昀,去幫我拿東西。」

「要拿什麼?」

「衣櫃放內褲的籃子後面,兩個盒子都拿出來。」

「什麼東西這麼神秘……好冷!」

晨昀掀開被子就大剌剌地從筱琪身上攀過去,一瞬間讓筱琪有股想拉住晨昀、嚐嚐被她壓制在下方的感覺。不過外頭確實冷到不行,她姑且保持沈默,用被子好好地纏住身體,側身等著看晨昀發現寶物的反應。

從衣櫃深處翻出來的,是兩個有點舊的長方型盒子,只要有眼睛都看得出來裡頭裝的是按摩棒,差別在於一個水藍色、一個粉紅色。

「哇賽!妳慾女喔!買這種東西!」

筱琪相當滿意晨昀的驚訝之情,一手揪著被子,瞇起眼睛呵呵地笑。這位騎士小姐雖然總是表現得可靠,和性有關的事情其實所知不多,她早就想看看當晨昀發現她買情趣用品時的反應。

「買好久了,一直想和妳玩,可是都沒機會。」

「啊妳又不說,我怎知……」

「現在說啦。倒是妳不冷哦?快點盒子拆一拆上床呀。」

筱琪說著便朝晨昀掀開被子,露出豐滿的乳房與留有少許陰毛的私處,胸前兩團可口的大乳暈和給冷風一吹就脹起的乳頭彷彿正對她微笑。晨昀睜大了雙眼,緊盯筱琪的裸體同時用暴力拆解法硬是拆開盒子,急忙抓起兩根流線造型的按摩棒撲上床──準確來說,是撲進筱琪懷裡。

棉被蓋上,筱琪抱著晨昀那吹涼了的身體就往床舖內側晃去。晨昀又賴在她胸前一會兒,才放過挑起情慾的那對大乳暈,帶著兩根按摩棒來到筱琪面前。筱琪拿過粉紅色那支,伸舌舔了舔圓滑的棒頂,然後放入晨昀嘴裡,緩慢動作著。咕滋、咕啾的溫吞抽插聲響起,筱琪眼皮微垂著說:

「把這個想像成我。我身體的一部分,正在侵犯昀的嘴巴……」

「嗯、嗯咕、呼咕……!」

「等一下妳也要用妳的這個……」

她抓住晨昀握著按摩棒的手,來到濕潤的唇前,滴著口水的舌頭從棒身慢慢舔向棒頂,接著含住頂端舔弄出聲。

「啾嚕、啾、啾咕、啾咕……」

給兩人舔弄過的按摩棒已聞不出原本的氣味,筱琪反正不在乎這些,她只要這東西能代表彼此就滿足了。為此,她刻意挑選非陽具造型的款式,好和男人的命根子劃清界線,讓這圓滑的玩意兒成為她與晨昀的獨特記憶,一種能被身體記憶住的特別形狀。

「昀,趴上來吧。頭在下面哦。」

「69對吧!」

「嗯!要是妳看不清楚的話……」

「沒問題,眼睛會習慣啦!」

晨昀用抓著按摩棒的手向筱琪比出大姆指,隨後就頭下腳上的伏到她身上去,才剛抓個大概的位置,她們都能聞到對方私處飄出的騷味了。兩人配合著調整好姿勢,筱琪便拍拍晨昀的屁股、要她稍微壓低一些,好讓她就近呵護那塊正不知羞恥地垂下淫液的肉穴。

「呼……近看還滿有衝擊感的,昀的小穴。」

被窩裡傳出害羞的回應:

「真、真的有那麼糟嗎?」

「不會糟呀,但是很色哦。這邊的陰唇開開的,肉肉也鼓了起來,氣味濃郁呢……嘶、嘶嘶……」

筱琪戳了戳晨昀的深色小陰唇與滴著淫水的肉壺,鼻子一湊上去便忘我地吸嗅起來。晨昀被聞得一陣羞怯,索性有樣學樣,埋首深吸那塊比她要濕上一倍、暖呼呼地張開小口等候她光臨的蜜穴。濃厚騷味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舒暢感充斥鼻腔,晨昀的肉穴隨之收縮,朝向筱琪鼻尖滴下黏柔的愛液。

「嘶嘶、嘶……昀,想被人家幹了嗎?」

「別用這麼粗魯的字眼啦……我想。」

「那,人家的小穴也想被昀幹……」

「一起吧!」

晨昀鼻子牽著濃稠淫汁抬起,將手中的按摩棒放到筱琪濕答答的蜜穴前,緊接著也感受到自己的穴口正被一個圓滑的東西頂著。筱琪的喘息聲隨著每一口而增強,硬挺的乳頭隨著胸口起伏磨擦她的肌膚,兩人都在緊張,在等著對方先採取下一步。

「三……」

按摩棒滋滋地蹭弄著滑溜的蜜肉。

「二……」

濕滑的圓頂透過手的力道固定於穴口。

「一……」

一股力氣朝穴口施壓,圓頂咕啾一聲陷入肉穴中,隨後整個棒身都伴隨咕滋滋的聲音往內滑動,直到把柄處碰到黏呼呼的穴口為止。

「嗯哈……!」

「嗚嗯……!」

比起男性特有的溫熱觸感,按摩棒帶來的刺激要溫和許多,不過沒關係,這都在筱琪預料之內。她一手抱住晨昀的腰,一手握著按摩棒滋滋地插弄,然後揚起頭來,往含住棒身的肉穴四周舔了一圈。晨昀也想照做,但是她的姿勢舔不到筱琪的蜜肉下側,充其量就是親吻兩片蜷曲的小陰唇,接著含住陰蒂吸吮。

「啾、啾嗯、啾呵……昀,用力一點……」

「這樣不會痛嗎?」

「不會,妳用力就對了。」

「可是我怕會弄痛妳……」

「叫妳用力幹人家啦!」

「喔、喔……!」

晨昀急忙將緩慢的抽插節奏提升到每秒兩下的頻率,多汁的蜜肉旋即給按摩棒插出咕啾咕啾的下流水聲。筱琪舔著陰唇的舌頭因此停頓幾秒,沾染腥騷味的水亮雙唇對著規律抽插中的肉穴吐出銷魂的呻吟,隨後也加重力道,替晨昀那不斷流出愛液的穴口奏出鹹濕的淫鳴。

抽插的同時也被抽插著,這股新奇而又紮實的充盈感匯聚於趴著和躺著的兩人胸口,她們不需再向彼此下達指示,憑著身體與性器的反應就能調整動作來配合對方。

如此維持將近五分鐘,兩人都隱約感受到了對方已經完全放鬆、並渴望著進一步的刺激。紊亂的呼吸與貴重的汗水使彼此身體磨擦得更來勁,濃稠的淫汁則模糊了謹慎的界線。晨昀手動得比稍早更快了,從每秒兩下到三下,不一會兒又提升到四下的程度;短短一分鐘,她就往筱琪那頻頻發出激烈抽插聲的蜜肉操了兩百多下,讓筱琪舒服到大口喘息,聲音既粗魯又急湊,身體蠕動得更厲害。晨昀彷彿也能感受到那股欲仙欲死的激情。

「昀……!呼……!呼嗯……!妳好厲害……好棒哦……!」

「爽不爽?要不要再用力點?」

「好爽……!我被昀幹得好爽……!拜託妳,再大力一點……!」

晨昀一口氣將抽插速度提升到極限、含住筱琪的陰蒂猛烈吸吮,頓時引發高亢的淫叫。

「哈啊啊──!」

蜜肉給按摩棒無情而迅速地搗弄著,興奮勃起的蒂頭又在晨昀嘴中受到粗暴的對待,筱琪從這股針對性器而生的輕微暴力中感受到了被侵犯、支配的歡愉感。她的身體終於豎起下流的白旗、向著晨昀完全敞開,欣然迎接這位粗魯的主人,享受著任憑勝者掠奪的喜悅。

「我要洩了……!要洩了……!昀……!給我……!求求妳給我……!」

晨昀保持強烈的抽插與吸吮,持續刺激爽到拱起上半身的筱琪。她聽著蜜穴被高速插弄出來的淫蕩水聲、舔著已吃不出鹹味而滿是口水的陰蒂,筱琪柔軟的身軀則是熱情地貼緊她磨蹭。在她那已經靜止下來的肉穴底下,筱琪發出的淫叫聲一次比一次激昂,終於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巔峰。

「昀……!昀……!嗯、嗯嗯!嗯哈啊啊啊……!」

耳朵捕捉到這片令人身心酥麻的浪叫,晨昀立刻把按摩棒深深插入蜜肉中、用手固定住插入深度,接著專注於吸吮剛開始高潮的蒂頭。

「啾噗、啾、啾嚕、啾咕、啾咕嚕!」

「昀……昀……!」

直到筱琪的呼喚聲沈寂下來以前,晨昀都不斷以唇舌取悅著。當沾滿口水的雙唇啵地一聲鬆開濕熱的陰蒂時,胸口大幅度起伏的筱琪仍然在喘息,而插於晨昀私處的按摩棒也重新開始了緩慢的抽插。

「這次……呼……換我來幹妳……呼呵……」

「等下再弄吧,我手好痠喔!」

晨昀顧及筱琪不久前才因為高潮而感到疲倦,猜想她這次大概也需要休息一下,於是隨便編了個藉口就往旁邊床舖傾倒,再頂著給被窩悶出汗水的紅潤臉蛋來到筱琪面前。

目光半垂的筱琪剛張開雙唇,晨昀馬上吻個正著,邊吻邊將她摟緊入懷,然後拉起棉被完全罩住彼此。筱琪既安心又舒服地嗅著晨昀身體飄出的汗味,呼吸趨於平順的同時,意識也隨之墜入夢鄉。

「呼嗚……」

 

「今天開始要跟昀同居!耶比──!」

「我是沒關係啦。不過,放那兩個傢夥在同一層會不會有事啊?」

「放心!我們會更有事!除了姨媽那幾天以外天天有事──!」

「妳別那麼亢奮好嗎。床頭那對黑桃娃娃什麼時候買的?」

「那是肛塞啦,往屁屁開個洞的好東西哦!還會開花!」

「三小……」

「今晚慶祝同居,一起來屁屁初體驗吧!」

「可、可是工廠那邊還有事……」

「妳放心!我都幫妳跟阿姊講好了!她還教我這種肛塞的玩法哦!」

「欸……?」

「好像還有說小心脫肛什麼的,我沒仔細聽,總之試試看就知道啦!」

「脫……脫肛……?」

「那麼就下回待續!」

「才沒有待續啦!」